官网
欢迎来到甘肃法制网!    邮箱:fzgsw@qq.com     新闻投稿   登陆   注册
展开
展开
展开
展开
新闻爆料:0931-8156896
市州网群:
专业频道: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治甘肃 > 正文

【甘肃政法好故事】“调”出一方平安与祥和

发布时间:2018-06-04 15:55:54  来源:法治甘肃网  

“调”出一方平安与祥和
——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张吉涛的故事

 

  导语:

  扎根基层、心系群众,他以饱满的热情和足够的耐心依法调解民间纠纷。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化解纠纷的足迹遍布了大大小小的厂矿和村落。

  在白银市平川区王家山这个因煤矿而著称的工业小镇,他的名字为人们所熟知——张吉涛,现任平川区司法局王家山司法所所长、王家山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副主任。

  近20年来,张吉涛上矿山下厂区,走东村串西村,不知化解了多少矛盾纠纷,他深信,只要镇、村人民调解组织齐努力,“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就能“调”出一方平安与祥和。

  2017 年 5 月,张吉涛被司法部表彰为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今天,《甘肃政法好故事》专栏为您讲述他的人民调解故事。


资料图


(一)

  这是一个涉及法律关系复杂、矛盾冲突激烈、调解难度之大的人民调解故事。

  2016年7月11日,一名中年妇女来到张吉涛的办公室门前,扒着门框就嚎啕大哭起来。张吉涛意识到一定有事,便赶快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下,端茶倒水,稳定情绪。

  “张所长,我儿子找不见了,你说该怎么办呀……”宋某一边哭一边说。

  “你儿子找不见了,我们可以一起找,咋就这么伤心呢?”

  “回不来了,让他们给害死了……”

  待中年妇女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张吉涛仔细了解事发经过。

  原来,该中年妇女是家住万庙村的宋某,年近六旬,丈夫于去年过世,家有两个已成年的儿子,大儿子婚后育有两个小孩,二儿子在兰州打工。

  2016年春节过后,大儿子前往张老板在黄河上开设的一只淘沙船上干活挣钱。几个月后,张老板派人带话说,6月18日晚,宋某的大儿子在淘沙船上撒尿时不慎落水,被滚滚河水卷走,他们及时组织人员多次打捞,但始终没有打捞上来……

  听此噩耗,宋某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悲痛欲绝。她无法相信儿子就这样找不见了,遂叫来亲戚邻居10多人一起赶到事发地,向张老板讨说法。张老板和工友们讲述了事发经过,并希望通过协商解决问题,但宋某始终认为儿子是被人推进河里的,于是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要求尽快破案,严惩凶手。

  在派出所难以破案的情况下,宋某想到了善解群众大小事的张吉涛,于是前来寻求帮助。张吉涛听完宋某断断续续的叙述后让她先回去,等他向有关方面了解情况后想办法解决问题。


资料图

  

(二)

  “人命关天,这事该怎么解决呢?”送走宋某后,张吉涛这样追问自己。为不辜负群众的信任,他首先通过电话向办案派出所核实情况。

  据了解,派出所接到报案后调查了相关人员,勘查了事发现场,又组织力量再次打捞,但始终没有发现宋某大儿子的踪影。打捞人员判断,宋某大儿子的尸体很有可能被水流卷入河床处的沙洞里,打捞人员无法进入查找。由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派出所只好按失踪案件办理。

  如此看来,派出所也很难得出一个结论。张吉涛反复琢磨案情及相关法律法规后,决定通过人民调解方式来解决。他叫来工作人员一起研判,大家都认同张吉涛的意见:宋某大儿子罹难的可能性极大,如果走法律程序要得出这一结论,只有通过法院宣告死亡,但需要好几年的时间,这期间很有可能激化矛盾,闹出更大的事来,所以通过人民调解方式尽快解决问题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第二天,张吉涛带领调解员赶赴宋某家做家属的思想工作,一场艰难的人民调解“拉锯战”就此展开。意料不到的是,宋某及其大儿子媳妇王某坚决不同意调解, “我们不要钱,就要一命还一命。”一家人仍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

  第一次不成,第二次,第三次,张吉涛他们不厌其烦地从情、理、法角度分析问题,希望宋某及其家人从今后生活考虑,接受调解,争取赔偿。“人死不能复生,问题终归要解决,拖下去不是个办法。”张吉涛甚至找来村里的老人和德高望重的村支书一起做工作,宋某的态度有所转变。

  转机出现在宋某二儿子从兰州回来。张吉涛通过做通二儿子的思想工作,最终一家人表示接受调解,并提出了120万元的赔偿要求。

  有着丰富调解经验的张吉涛意识到,这将是一个好的开头。


资料图

  

(三)

  7月20日,张吉涛开始与采砂船的张老板接触,张老板同意接受调解。

  “我只能给他们10万元,多了没有!” 张老板认为宋某大儿子是晚上上厕所时掉入黄河的,和自己没关系,只考虑给一定的补偿。

  120万元!10万元!这可不是小分歧,怎样才能缩小二者之间的差距呢?张吉涛参照工伤赔偿标准分别向双方阐释法律问题,并列举了当地处理过的案例进行假设性说明。通过多次“背靠背”调解,宋某一家逐渐将赔偿要求从120万元降到60万元。

  这时,调解能否成功,张老板的态度是关键。张吉涛在了解相关事实的基础上,严肃地指出了张老板没有同雇员签订劳动合同、没有买工伤保险、没有消除安全隐患等违法行为,分析了其面临的法律后果,迫使其将赔偿额从 10 万元逐步提高到30万元。

  7月26日,张吉涛把双方请到镇调委会正式主持调解,张老板委托一名代理人参加,宋某一家人全部到场。通过几轮“谈判”,双方最终达成了一次性赔偿33万元的调解协议。


资料图
 

(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当张老板的委托代理人离开后筹集资金时,宋某和王某婆媳之间又因赔偿款分配及小孩抚养问题发生纠纷。张吉涛和调解员顾不上休息,又投入到调解婆媳纠纷之中。

  婆媳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现场气氛异常紧张。这时的张吉涛并没有多说话,看着两个嗷嗷待哺、年幼无知的孩子,他有些伤心!他满脑子想的是两个孩子的未来会怎样。

  婆媳争执中,宋某要求抚养大孙子,让儿媳带着老二回老家去,王某也表示同意。听到这里,张吉涛突然想到一个调解方案。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说“:赔偿款的分配要按继承法的原则分,对孩子的抚养问题你们可要考虑清楚,谁都不能亏待了孩子。”

  在双方确认各领一个孩子的情况下,张吉涛建议,首先将 33 万元中的丧葬费等 2 万元分配给宋某。其次,把剩下的 31 万元按两份分割,一份给两个孩子,老大占 45%、老二占 55%;另一份给宋某和王某,两人各占一半。

  这个既考虑了情理、又考虑了法理的分配方案,大家都觉得很合理,婆媳双方也欣然接受。随后,由调解员制作调解书,双方签字确认后离开了调委会。

  2016 年 8 月,赔偿款到位后,张吉涛安排工作人员与宋某、王某联系,开办了四张银行卡,分别按上述分配方案将所得金额打入卡中,送到当事人手中。


资料图

  
结  语

  “如乐之和,无调不谐”,韵律的和谐,需要琴师的不断调试;社会的和谐,则需要人民调解的公平正义。

  张吉涛在多年的人民调解工作中,既重视“情”与“理”的运用,还注重“德”与 “法”的衔接,激发情感、法律、公平的多重 “正能量”。

  他长期扎根基层一线,把爱民、为民的情怀毫不保留地倾注到每一起纠纷的调解中,打开当事人心结、解开当事人怨恨,努力“调”出社会公平与正义,维护一方平安与祥和。(记者 刘强 张剑强

责任编辑:王昱璇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

  • 法治甘肃网官方微信
  • 法治甘肃网官方微博
  • 法治甘肃网头条号
  • 法治甘肃网APP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