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甘肃网 >   正文

【甘肃政法好故事】全国检察机关个人一等功获得者刘才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8-12-17 14:48:29    来源:法治甘肃网

让法律监督闪耀正义的光芒

——全国检察机关个人一等功获得者刘才的故事
 

  导语:

  “以忠诚之心,护法律之威”,这表现在肃北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刘才身上,正是那闪耀着正义光芒的法律监督力量。他办案沉着冷静,总爱抽丝剥茧,一旦发现问题,敢于监督,善于监督,成功监督办理多起颇具影响的刑事案件。

  他说,刑事监督的关键在于对证据和事实的认真审查、甄别和判断,准确把握罪与非罪、轻罪与重罪、此罪与彼罪的界限,客观认定犯罪性质和情节,正确适用法律和司法解释,做到该宽则宽、当严则严,切实让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

  2018年11月,在全国检察机关第九次“双先”表彰大会上,刘才荣立个人一等功。今天,《甘肃政法好故事》专栏为您讲述他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办理疑难复杂案件的故事。


  

(一)

  2015年11月,刘才由酒泉市检察院公诉处副处长调任肃北县检察院副检察长不久,就遇到一起“难缠”的故意伤害案。他下决心把此案办成“铁案”,积极回应牧民群众对公平正义的期待。

  刘才在审查起诉此案过程中发现,犯罪嫌疑人苏某是肃北县石包城乡有名的地痞无赖,曾因盗窃、故意伤害、妨害公务等犯罪被判刑,但出狱后仍不思悔改,常有酗酒滋事、殴打他人等行为,群众敢怒不敢言。

  2015年9月7日,当地牧民巴某在苏某开办的一家餐厅吃饭时,与料理生意的女子刘某发生争执,苏某从外面赶来教训刘某,巴某起身劝解,却被苏某从其小腹部一脚踏倒在地,又在巴某胸部踩踏两脚,致巴某当场休克。

  当晚,苏某见情况不妙,将巴某送至乡卫生院后逃离。案发后,肃北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不久便将苏某抓捕归案。后经司法鉴定,受害人巴某膀胱破裂,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为此,公安机关以苏某涉嫌故意伤害罪移送审查起诉。

  办案中,刘才明显感觉到,不少人对依法惩治苏某的犯罪行为顾虑重重,多人还劝刘才不要太较真,尽快从轻处理算了,不要招惹这种地痞。“你孤身一人刚来肃北,人生地不熟的,苏某可是当地牧民,生性好斗,经常滋事,不好惹啊。”就连受害人巴某也跑来说:“只要苏某赔了医药费,就不要再追究了,要不然以后出狱了还会找我麻烦。”

  刘才听着这样的话,虽未正面回答,但他心中有底。他想:肃北畜牧资源和矿产资源丰富,牧民群众多,外地客商多,如果连一个涉嫌犯罪的地痞无赖都不敢依法惩治,那法律的权威就会大打折扣,公平正义的法治环境和优质高效的营商环境就难以营造。

 

(资料图)

(二)

  刘才同时从多人的交谈中察觉到,苏某还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未被追究,牧民群众期待依法惩处。他决心全面审查、核查,一旦发现线索及时实施侦查监督。

  果不其然,他从有关证据资料的审查和有关情况反映的核查中,发现多条苏某涉嫌犯罪的线索,遂列出详细的侦查提纲要求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最终查实苏某刑满释放后先后多次故意伤害他人和寻衅滋事的事实:

  2014 年 5 月,苏某因琐事酒后跑到石包城派出所闹事,打伤值班民警王某某; 2014 年 9 月,苏某酒后持斧子到一牧民家里滋事,拳脚相加殴打了李某某;2014 年 11 月,苏某途经石包城乡疾控检疫卡口时,不仅拒不接受登记,而且还挥拳打击张某某脸部;2015 年 4 月,苏某因喝酒与吴某某发生争执,用啤酒瓶将吴某某头部砸伤……

  2016 年 2 月,刘才毫不留情地对苏某的一桩桩恶行,严格按照证据标准追加犯罪事实,并以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两项罪名向法院提起公诉。

  案件开庭时,苏某依然气焰嚣张,当庭谩骂和威胁司法人员。刘才作为第一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不仅严正警告苏某藐视法律的行为,而且有理有据指控苏某的桩桩罪行,并监督法庭保障其各项诉讼权利,苏某终于低头认罪……

  最终,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依法从重判处苏某有期徒刑 7 年。案件宣判后,牧民群众拍手称快。

 

(资料图)

(三)

  2017 年底,刘才又接手了一起影响重大的污染环境案。这次,他以员额检察官身份带头办案。他在审查起诉时发现,公安机关移送起诉肖某等 8 人涉嫌非法买卖、运输、储存危险物质罪和污染环境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但存在漏捕漏诉情形。

  基本案情显示,2015 年 10 月至 2017 年 4 月期间,肖某等 8 人在没有探矿证、采矿证等合法手续情况下,非法买卖、运输、储存剧毒物品氰化钠 37 吨,雇用多人在肃北县观音山矿区,采用溶解固体氰化钠并浇浸洗金方式非法盗采金矿。案发后,经环保部门鉴定,肖某等人的行为造成严重环境污染,后续修复费用需179万元。

  刘才抽丝剥茧审查证据材料发现,本案中一个叫张某的司机在明知剧毒物品的情况下仍将 3 吨氰化钠从河北非法运输至观音山矿区,其行为涉嫌非法运输危险物质罪,但公安机关并没有组织抓捕也没有移送起诉。他同时发现,肖某等人的行为还涉嫌非法采矿罪应予追诉,但现有证据不足。

  为确保实现“不放过一个坏人,不冤枉一个好人”的司法公正原则,刘才建议公安机关就上述漏捕漏诉问题补充侦查。后公安机关将张某抓获归案并移送起诉,但对于非法采矿罪因盗采金额证据不足依法不予认定。

 

(资料图)

(四)

  纵观全案,刘才在追加漏捕漏诉的同时,敏锐地意识到此案必须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以实现修复环境、保护生态的目的。此后,肃北县检察院对肖某等 9 人提起公诉的同时提起刑附民公益诉讼,并向肃北县环保、国土、安监等部门发出检察建议书,督促相关部门依法行政,解决危化品管理及重点矿山安全生产问题,及时消除安全隐患。

  案件进入法院审理环节,经庭前调解,肖某等人自愿赔偿环境治理费 179 万元。 2018 年 5 月,法院一审判决以“考虑各被告人因矿山生产而非法买卖、运输、储存危险物质,没有造成严重社会危害,认罪态度好,属初犯”等为由,对全被告人均适用了缓刑。

  刘才审查判决书后认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导致量刑畸轻,后经检委会决定依法向甘肃省矿区人民法院提出抗诉。他在抗诉意见中指出,一审判决并没有考虑到涉案剧毒物达 37 吨之多,在松散运输和管理条件下一旦泄漏或被不法分子利用等严重社会危害,以及对当地环境已经造成的严重污染等的因素,对全案被告人特别是主犯适用缓刑与当前严厉打击破坏环境资源犯罪的刑事司法政策相悖,应予依法纠正。

  抗诉意见得到甘肃省检察院矿区分院的支持,目前案件在进一步审理中。

 

(资料图)

 

结  语

  “法律监督是宪法赋予检察机关的神圣职责,执法办案是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基本方式。”在刘才看来,作为检察官,如果不敢、不善对严重违法行为进行监督,那就是失职、失能的表现。

  强化法律监督,维护公平正义。在公诉战线成长起来的刘才,自任肃北县检察院副检察长以来,在他分管领域致力于检察业务和监督能力的“双提升”,实现该院诉讼监督在历史上的“零突破”。

  在年均办理批捕、公诉案件只有50多件的情况下,他带领公诉团队精细化办案、办精品案件,三年成功抗诉4起刑事案件,促进法律监督步入常态化、规范化轨道。(记者 魏世东 张剑强)

责任编辑:王昱璇

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